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聯系我們 
   首頁 > 工程案例 > 媒體報道 > 正文
 
對“反暴拆”致人死亡案的民事賠償責任分擔的不同意見及其他
 
 
【學科分類】侵權法
【出處】本網首發
【關鍵詞】“反暴拆”;民事賠償責任分擔;其他
【寫作年份】2010年

【正文】
    
    2010年2月20日宿遷中院一審判處全國首例“反暴拆”致人死亡案的被告人吳曼琳(化名)有期徒刑八年,并賠償死者家屬經濟損失人民幣27萬元。
 
    我在2010年2月21日上午在騰訊網看到“新華報業網-揚子晚報”提供新聞《江蘇女子砍死逼拆者被認定防衛過當獲刑8年》(http://news.qq.com/a/20100221/000198.htm),獲得此信息。在沒有相反證據的前提下,本人對新聞報道和法庭認定的事實無異議,對一審判決提出2點個人看法:
 
    1、本案以認定被告人自首為宜。
 
    2、本案致人死亡的民事賠償責任不應當由被告人或者說不應當由被告人一人承擔。
 
    敘述理由如下:
 
    一、為什么說本案以認定被告人自首為宜?
 
    首先,法庭認定被告人自首不成立的理由不充分。
 
    我國刑法第67條規定,“犯罪以后自動投案,如實供述自己的罪行的,是自首。對于自首的犯罪分子,可以從輕或者減輕處罰。其中,犯罪較輕的,可以免除處罰。”即自首應當同時符合自動投案、如實供述2個條件。
 
    在本案中,法庭對被告人如實供述自己的罪行予以認可,對自動投案不予認可。法庭不予認可被告人自動投案的理由是“雖然作案后即在家中等候處理,但其并無自動投案的言行”。
 
    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處理自首和立功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1條第1項對自動投案作如下規定:
 
    “自動投案,是指犯罪事實或者犯罪嫌疑人未被司法機關發覺,或者雖被發覺,但犯罪嫌疑人尚未受到訊問、未被采取強制措施時,主動、直接向公安機關、人民檢察院或者人民法院投案。
 
    犯罪嫌疑人向其所在單位、城鄉基層組織或者其他有關負責人員投案的;犯罪嫌疑人因病、傷或者為了減輕犯罪后果,委托他人先代為投案,或者先以信電投案的;罪行尚未被司法機關發覺,僅因形跡可疑,被有關組織或者司法機關盤問、教育后,主動交代自己的罪行的;犯罪后逃跑,在被通緝、追捕過程中,主動投案的;經查實確已準備去投案,或者正在投案途中,被公安機關捕獲的,應當視為自動投案。
 
    并非出于犯罪嫌疑人主動,而是經親友規勸、陪同投案的;公安機關通知犯罪嫌疑人的親友,或者親友主動報案后,將犯罪嫌疑人送去投案的,也應當視為自動投案。”
 
    由此,我只提出一點——即使被告人“作案后即在家中等候處理”,法庭如何認定其不屬于“經查實確已準備去投案,或者正在投案途中,被公安機關捕獲的”?對此,法庭并無對應闡述。
 
    其次,本案以認定被告人自首,有利于社會和諧。
 
    之所以提出本案以認定被告人自首為宜,是在于要求法庭根據刑法第67條,對被告人予以減輕處罰;之所以要求對被告人減輕處罰,是在于本案屬于一個社會事件,體現的是一個個人與動遷公司行為的不對等對抗。
 
    被害人的行為不是個人行為,是動遷公司的野蠻動遷行為,此類侵犯民眾切身利益的行為,在公眾之中積怨已久,如何處置全國首例“反暴拆”案有關社會穩定大局,法庭的判罰應當注意判決本身的社會效應,應當出于有利于平息民憤、民怨,有利于動遷行為依法、健康開展的考慮,妥善處置本案。
 
    我個人認為,本案在5年有期徒刑以下量刑為妥。是否認定被告人屬于自首,從屬于這個刑期,如果能夠在5年有期徒刑以下量刑,我也不堅持被告人是否自首。
 
    二、為什么說本案致人死亡的民事賠償責任不應當由被告人或不應當由被告人一人承擔?
 
    之前是一個與法庭探討的可能性的細節問題,而這個則是一個明確的法律關系的問題。
 
    本案造成被害人死亡是一個事實;從刑法上,被告人是唯一的責任主體(其實被害人本身也有責任,其責任表現在對被告人責任的減輕);但從民事責任的分擔上,被告人不是唯一的責任主體,起碼有5個以上民事責任主體(拆遷地人民政府與案發地人民政府可能重合):
 
    1、被告人——被告人之行為導致被害人死亡,對此應當承擔部分民事賠償責任,并可以在此基礎上,根據公平原則少承擔甚至不承擔民事賠償責任。
 
    即,根據《民法通則》第128條規定,因正當防衛造成損害的,不承擔民事責任。正當防衛超過必要的限度,造成不應有的損害的,應當承擔適當的民事責任。
 
    2、被害人——被告人之行為系防衛過當,故被害人對自己死亡的結果存在過錯,對此應當減輕被告人的民事賠償責任。
 
    即,根據《民法通則》第131條規定,受害人對于損害的發生也有過錯的,可以減輕侵害人的民事責任。
 
    3、被害人的同行人——新聞中表述,“袁某等人就一直在吳曼琳家門前辱罵、砸門,并將防盜門上的貓眼砸壞”。
 
    同行人非但沒有阻止被害人的過錯行為,并且共同實施侵權行為導致被告人的防衛過當行為致被害人死亡的結果,對此應當承擔部分民事賠償責任。
 
    4、被害人單位——被害人的行為是履行工作的行為,被害人單位對被害人的過錯行為具有管理責任,無論對被害人過錯行為的放縱或是失察,都應當承擔補充賠償責任。
 
    5、拆遷地人民政府——對被害人單位的拆遷行為具有管理責任,對被害人在履行被害人單位工作中的過錯行為和導致被告人家屬合法權益被侵犯的事實,無論是放縱還是失察,都應當承擔補充賠償責任。
 
    6、案發地人民政府——對被告人的合法權益具有安全保障義務,對被害人在案發地多次侵害被告人合法權益的行為,最終導致被告人的防衛過當行為致被害人死亡的結果,無論是放縱還是失察,都應當承擔補充賠償責任。
 
    由此,本案造成被害人死亡的結果,至少5個民事責任主體,6個民事賠償責任份額,其中有2-3個補充賠償的民事責任主體——則本案被告人最多應當承擔17%的民事賠償責任,并可以在此基礎上,根據公平原則少承擔甚至不承擔民事賠償責任。
 
    本文的由來:
 
    原本我不應這么快對這樣一個事件作出反映,應當在觀望一段時間為妥。但是被告人是2010年2月20日被一審判決的存在10天的上訴期,在時間上具有一個急迫性。
 
    我希望我的這些觀點能夠給被告人和被告人的辯護人在二審中提供幫助,甚至幫助他們確立上訴的信心。
 
    2010年2月21日星期日


【作者簡介】
奚明強,職業律師。
來源:北大法律信息網
2010-2-23 09:48:46
赚钱资源网 汉源县| 崇明县| 西乡县| 广宗县| 容城县| 通江县| 酒泉市| 兴文县| 南康市| 北宁市| 云林县| 安塞县| 昌江| 云阳县| 利津县| 毕节市| 新津县| 鸡泽县| 郯城县| 西丰县| 清涧县| 花莲市| 克东县| 元谋县| 西丰县| 临猗县| 嫩江县| 浦县| 赤峰市| 青河县| 刚察县| 康定县| 乃东县| 工布江达县| 山阳县| 边坝县| 汉源县| 通化县| 垣曲县| 武乡县| 康保县| 木兰县| 昌图县| 云霄县| 永兴县| 灵宝市| 营山县| 镇平县| 南乐县| 葫芦岛市| 抚松县| 兴和县| 西乡县| 循化| 上蔡县| 巍山| 昌乐县| 岳阳县| 乌拉特中旗| 东乌珠穆沁旗| 体育| 宝丰县| 吉隆县| 那曲县| 三明市| 太湖县| 庆阳市| 通道| 手机| 托克托县| 巴青县| 应用必备| 甘孜| 德钦县| 夏邑县| 广水市| 塔城市| 习水县| 离岛区| 北川| 永宁县| 宁海县| 金华市| 彰化市| 精河县| 北京市| 任丘市| 金沙县| 汕头市| 麻城市| 普陀区| 桐梓县| 旬阳县| 凤山市| 香港| 广西| 铅山县| 永新县| 江安县| 项城市| 霍林郭勒市| 宁阳县| 平谷区| 裕民县| 疏附县| 布拖县| 乃东县| 河池市| 华宁县| 长葛市| 读书| 武冈市| 凤翔县| 额济纳旗| 高要市| 巩留县| 神池县| 新丰县| 志丹县| 贵德县| 白城市| 德安县| 周至县| 屏边| 延寿县| 霍山县| 九台市| 博客| 石狮市| 卓资县| 苍溪县| 昭平县| 新宾| 镇雄县| 深水埗区| 堆龙德庆县| 宜川县|